中国网法治讯 湖南省临湘市人民法院为确保基本解决执行难如期实现,节假日不休息,由分管执行工作的院领导带队,吴鹏和执行局全体同事持续保持在“战斗状态”中。查整案卷、查询财产、搜寻被执行人,“工作紧张忙碌但成效突出”,3天共拘留了7名拒不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执结8案,到位执行标的额64万余元。

“坚定思想信念——解决执行难的总目标必须要完成,也一定能完成;找准工作方法——‘老赖’怎么难受,就怎么做。”该院院长张猛谈及为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党组清晰定位了这一工作思路。

以此为引导,临湘法院在查找被执行人、灵活运用强制措施、扩大惩戒效果、构建联动机制等方面创新一系列工作方法,在决胜执行难战役中奏响了一曲曲凯歌。

逢年过节清网,解决人难找的问题

“人难找是执行难的最大难点,除部分被执行人本身长期在外地务工外,还有的被执行人是习惯性躲避执行。”对此,临湘法院充分利用节假日的契机开展突击执行,还灵活运用夜间蹲守、雨雪天抓捕、饭点执行等手段“错峰”截堵,“早晚堵被窝,中午堵饭桌”,对所有被执行人展开拉网式清查。

当执行干警带着黄某见到她三岁的女儿时,黄某将孩子紧紧拥在怀中,不断亲吻着小脸颊。“朝思暮想近一年,终于可以抱一抱孩子了。”喜极而泣之余,黄某不断对法官表达着谢意。

黄某与前夫汪某经法院判决解除婚姻关系,其中黄某最在意的是得到了女儿的抚养权。但是判决生效后,汪某不仅未支付财产分割款项,还拒绝将女儿交给黄某抚养,阻挠黄某与孩子见面,甚至将孩子藏匿起来。

因汪某常年在广东打工,法院多次上门找寻未果。今年春节前夕,执行干警收到汪某已回家的信息后迅速出动,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汪某实施司法拘留,黄某也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

除黄某的案件外,今年春节前后,执行局出警600余人次,找到42名长期不现面的失信被执行人,执结案件36件,到位标的额830余万元。

“找人不仅仅是体力活,还是技术活。”半年间查找30余次,终于将陈某擒获,临湘市法院执行局政委杨立雄对此感叹道。

陈某系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被执行人,敏感性极强。案件执行期间,执行干警对其实施了临控措施,并在其居住地多次蹲点,但均未发现陈某踪迹。

“未必他可以几个月不出门?”带着疑惑,执行干警开始排查蹲点方向。细心的执行干警发现,陈某哥哥一家人常年不在家,但家里的电能表却经常在转动。于是大家调整蹲守地点,终于将半夜出门的陈某抓获,并以拒不执行判决罪移交公安机关刑事侦查。

以惩戒促执行  解决民生案件执行难题

“涉民生的执行案件,标的额一般不大,但关切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临湘法院执行局局长陈仁祥说,“办理涉民生执行案件,必要时坚决‘亮剑’,果断采取拘留、罚款等强制措施。”

在该院执行数据库中,2017年司法拘留失信被执行人165人次。2018年1-4月,这一数据已达91人次,同时移送公安刑事侦查6名涉嫌拒执罪人员,受理拒执刑事自诉案件5案7人。采取司法拘留等强制执行措施的案件中,64.1%的执行完毕,31.2%的案件部分履行或双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

李某是某公司负责人,2013年该公司在开展商业活动时拒绝支付工人工资共计12万元报酬,经法院判决后并未自动履行义务。执行期间,李某仍不配合,法院遂决定对其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在抓捕李某时,执行干警发现李某一家住在环境优雅、价值百万的豪华别墅之中,家中雕龙绘凤,装修奢华至极,还雇佣有专职家庭保姆。起初还千方百计想逃避执行的李某,慑于强力的执行手段和法律的威严,最终主动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

“完成个案的执结只是短期目标,形成高压打击失信被执行人的社会氛围,树立法治权威和法院权威才是最终目的。”张猛介绍说,以前的执行,被执行人履行完义务往往可以提前解除拘留,易引发“出钱即放人”的错误导向。2017年以来,临湘法院强调“履行归履行,惩戒归惩戒,一码归一码”,即便是履行义务完毕且悔过的情况下,实际拘留期限必须到决定拘留期限的一半,方可提前解除拘留,“以惩促执”的效果愈发明显。

在执行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中,法院在对被执行人方某实施司法拘留的当晚,方某的家属即代为履行了法院判决全部义务,请求法院对方某提前解除拘留。“司法拘留是对方某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决的处罚措施。”最终,方某仍被司法拘留5天。

创新信用惩戒方式  解决制度水土不服的问题

近年来,列入征信系统黑名单、限制高消费、限制贷款或办企等惩戒措施从很大程度压缩了失信被执行人的生活空间,但是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区特别是农村,也常会“水土不服”。

在临湘法院受理的执行案件中,大量被执行人少有乘坐飞机、高铁外出的需要,更别说经商贷款,这些措施难以发挥惩戒作用。张猛在调度执行工作时反复强调:“一定要趟出一条符合临湘实际的破解执行难道路,老赖怎么难受,我们就怎么做。”

“法官,我马上还钱,法院给我定制的失信彩铃太丢人了,现在同事都知道我不还钱的事了。”被执行人吕某在被进行通信限制后的第二天,匆匆忙忙找到执行法官,如数履行了生效判决义务。

信用惩戒既因案施策,也因人施策。除了给被执行人定制失信彩铃,临湘法院还联合移动、联通、电信三家通信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失信短信及标签;通过当地的手机报每天公告1名失信被执行人照片、身份、地址等信息,每天的阅读量达5万多人次。

同时把征信系统黑名单“搬”到失信被执行人的活动范围,在其房前屋后和单位社区大范围张贴失信公告。这些创新的信用惩戒连环招,极大地压缩了“老赖”的信用空间,让其感受到失信的切肤之痛。

卢某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被执行人,也是一家企业的职工,法院多次督促其履行判决义务未果后,决定到其单位张贴失信公告。卢某听闻后立即到法院交纳了执行标的款,请求法院给他“留点面子”。

加强执行协作  凝聚合力破解难案

系列关联案件、异地财产执行案件、涉及特殊主体或多家法院轮候查控的执行案件,往往是攻坚难度较大的“高山”,“要想成功拿下这些山头,既需要统筹自身的执行力量、精准聚焦重点案件进行攻坚,也需要借助外力,构建同盟,形成总包围之势。”临湘法院分管执行工作的副院长周建伟认为。

近年来,临湘法院加强移送执行、协同执行、委托执行及执行协作力度,化解了20余起“骨头案”。

彭某与临湘某单位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涉及多方利益主体,关系极其复杂。临湘法院在执行该案时,及时报请上级法院——岳阳中院协同执行,岳阳中院执行局经多次协调,到被执行单位沟通督促,指定另一基层法院协同执行,最终该案顺利执结。

树立解决执行难的大局意识,临湘法院对其他法院委托、移送执行的案件,以及兄弟法院提出的执行协作,积极作为,不推不诿。2018年1月28日凌晨,郑州市二七区法院查扣一辆涉案车辆,返回郑州经过临湘境内时,因雪后道路湿滑被堵在高速公路上,遭到20余名不法分子打砸涉案车辆。经法院执行指挥平台调度,周建伟迅速带队出动现场,控制事态,并联系公安机关对3名参与打砸情节恶劣的人员刑事拘留,上网追逃1名现场逃离人员,全力配合二七区法院将涉案车辆开回郑州,维护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和司法权威。

“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这是一场硬仗。要实打实、硬碰硬,一项项分解任务,一条条落实举措,一件件执结案件。”张猛在决胜执行难战役总攻动员会上如实说道。(李艳 黄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