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大雁塔旁的用心人——西安大雁塔派出所社区民警刘睿

发布时间:2018-01-16 16:19:16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王玮 李宇瀚  |  责任编辑:雷滢

大雁塔始建于唐永徽三年,是为了保存和翻译玄奘法师从天竺带回长安的佛经而建造,四海闻名,辖区的派出所也是以它命名。佛家的功课讲修行,警察的工作讲用心,亦是一样的“修行”,亦是在日常的每件大事小情里……

在采访中,刘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公安工作是个良心活”

2000元的三个月“旅程”

2015年8月的一天,大雁塔派出所社区民警刘睿接警,一名群众在辖区某银行取款时,发现ATM机旁落了一沓钱,整整2000元。热心群众取款机旁等了半天,也没找到失主,就把这钱交到了辖区大雁塔派出所。详细记录了情况后,这两千块却渐渐在刘睿心里拧成了疙瘩。他担心这万一是谁家救急的钱,丢了耽误事儿。即便是普通家庭,也会为这事吵架拌嘴。直接放到所里的失物招领处,多半就得成为“馆藏”。如果不把这2000元当面交到失主手里,这疙瘩就难解开。

面对毫无线索、大海捞针的案件,刘睿心里早有办法,银行的ATM机上都有摄像头,能够记录存取款视频,通过交易记录,顺藤摸瓜就能调取取款人的信息,有了电话、工作单位、家庭住址,三个“连环套”总能把失主“套”出来。但调阅银行资料手续挺麻烦,其中一条就是要有《立案决定书》,规矩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规定套路行不通,刘睿就另辟蹊径,一有空,他就往银行跑,和工作人员软磨硬泡。八月天气炎热,也是旅游旺季,本来辖区事就多,他只能用休息时间“主攻”银行。几次下来,银行还真给开了绿灯,一是因为除了《立案决定书》以外,其他手续还都齐全;二是确实被这一身臭汗的警察身上的“轴劲儿”感动了。

拿到资料后,刘睿觉得找到失主十拿九稳了,但接下来三瓢凉水浇得他透心凉。两个号码,一部停机,一部空号;失主很早在单位办理了内退,没人联系的上;留下的家庭住址是个老旧小区,传达室的“资深”门卫倒是记得有这么个人,但很多年都没见过了。前后折腾了两个月,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事情办到这儿,完全能落停了。但刘睿不这么想,和唐僧取经一样,哪有半途折返的,那敢问路在何方呢?他分析,那家银行处在相对僻静的地儿,能在这里取钱的人很可能就在附近居住,手头还有一张从银行提取的失主照片,周围的住宅区相对集中,以银行为圆心,拿着照片挨着小区去找,保不准有收获。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刘睿把辖区里的小区挨个捋了一遍,还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排查到翠华路的一个小区时,保安一眼就把失主认出来了,而且其一家就在这里长期居住!奔波三个月,终于有了结果,刘睿心里别提多敞亮了!立马奔向小区物业,比对照片,确定业主和联系方式,立即打电话通知失主赶快来领钱。结果电话那头听了几句,直接挂了,再打过去还不接。刘睿纳闷了半天,然后想明白了,自己用手机打电话,一张嘴又是钱,又是银行卡,没准儿人家把他当电信诈骗的了。这才赶回所里,用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又打过去,把失主丢钱时间、地点、钱数以及如何找到失主信息的过程一一说清楚,还把自己的姓名,警号,联系方式都“交代”了。失主这才明白,很快就赶到了派出所,见了面儿,先是一个劲儿的感谢,然后又是一个劲儿道歉。还真让刘睿猜中了,失主真把他当电信诈骗了。丢钱的是位大姐,她记得很清楚,这钱她一直当自己买东西的时候掉了,也不知丢哪儿,时间长了,就放下了。接到刘睿电话的时候,根本没往这上想,听了两句就把电话扣了,直到接到派出所电话,丢钱的细节和个人情况分毫不差,才和先生将信将疑的往所里赶。

刘睿详细介绍了这2000元和自己三个月的 “旅程”。失主两口子大眼瞪小眼,按他先生的话,感觉过了一场电影。没想到这2000块有这么曲折的经历,更没想到民警会为了2000块,跑这么多的路,费这么大的劲儿,两口子激动地竖起大拇指一通儿点赞。

把钱交到失主手里,刘睿心里这块疙瘩才开了,过程虽然一波三折,不过结局皆大欢喜,失主两口子后来把这事也咂摸明白了,俩人给刘睿送来一面锦旗,上面没啥花哨儿词儿,就四个字“一心为民”!

一面面的锦旗记录着刘睿日常工作一件件“走心”的大事小事

有故事的伤疤

刘睿右侧额头上有道疤,长约8厘米,已经快十个月了,还是隐隐泛点肉色,看着触目惊心。

2017年3月4日中午12点40分,刚过午饭点儿,所里突然接到110转来的紧急警情,大雁塔北广场有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情绪失控,手持一把折叠刀在人群中疯狂挥舞……一听辖区出事了,刘睿套上装备就和同事往事发地点赶。安全起见,民警将嫌疑犯引至附近中转公交车的枢纽站。到了这儿,嫌疑人一头就钻进了一辆空车,拿着刀不让人靠近,四周都是护栏,大家只能先行“政策攻心”,扔烟、套近乎。可对方警惕性蛮高,“糖衣炮弹”没效果。磨了十分钟,看到嫌疑人真的折腾累了,注意力开始分散,刘睿偷偷带上防割手套,悠着劲儿慢慢往前靠,趁对方一晃神儿,他瞅准机会,率先一个箭步跨上去,抓住对方持刀的手,想把刀夺下来,该男子猛一激灵,起了疯劲儿,拼命反抗,所里的同志们紧跟着冲了上来,四五个棒小伙子才把嫌疑人摁住,上了铐,所有人才长出了一口气。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周围的群众都在鼓掌叫好,这时刘睿觉得额头上火辣辣的,有股子热流往下淌。同事们才发现,他额头被划出了长长的一道口子,血不停的冒,伤口长达八厘米,深度两厘米,里里外外一共缝了十几针。

后来,所里通过审讯和鉴定,持刀男子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当天在广场上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犯病,他本人和家人也很后悔,但留在刘睿额头上的“纪念品”,是永远落下了。 

道是无情却有情

所里的同事都夸刘睿是个热心肠,有个民警患有强制性脊柱炎,一次办案的时候犯病了,刘睿就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帮他取证;在警务站工作的时候,警务车里那张供人小憩片刻的条椅永远是留给别人的,他自己经常一坐一整夜。这种事,所里人都能掰扯出几件。但是对家里,刘睿有点“绝情”。

去年九月底,他妻子小贺的预产期到了,一大早,他送小贺到医院检查,但前一天有个案子,嫌疑人“钢口”特别硬,他操心继续回去提审嫌疑人,就交代了两句把临产的小贺一个人扔在医院,回单位了。结果审讯刚有点突破的时候,医院来电话需要他去小贺的手术单上签字。刘睿竟然和单位谁都没说,偷偷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让老人去医院把字签了,他还继续在审讯室“攻坚”,还好后来母子平安。直到案件告一段落的时候,刘睿才和所里请了假,告诉大家他当爹了,同事们恭喜他的时候都没少数落他,这么大的事前犯轴,万一有啥问题,没地方吃后悔药,他这个“病”简直没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4年,刘睿还在特警支队工作,七月份,支队接到紧急命令,他所在的特勤大队要去外省执行任务,一去就是三个月,但他的婚期是十月,刚好冲突。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和领导说一下,肯定能理解。但是他硬是把婚期往后推了几个月。

其实能这么“硬气”,全是家里的“受害者”惯出来的。刘睿的辖区是大雁塔北广场,由于是著名景区,一年四季都是“热点”,除去上班、值班、执勤外,一个月也歇不了几天,后方基本都甩给一家老小。妻子小贺对他的工作那是全力支持,当年推迟婚期的事还是小贺主动提出来的。家里的老人都60多岁了,从来没有让他为家事分心。他受伤那次,父母来看他,所长问家里有啥要求没,老爷子就说了一句“没啥,他应该做的!”后来回家心疼掉眼泪的事,还是老太太偷偷告诉他的。到现在,刘睿的手机里还保留着当晚妻子发给他的短信“我知道你怕我们担心才没有告诉我实情,可是我为有你这样的老公而骄傲,你是最棒的……”

刘睿清楚记得,自己伤后第一次回家的场景,那是个深夜,他轻轻的开门进屋,看着熟睡的家人,心里一热,眼泪就没忍住……

从特警到社区民警,刘睿很快完成了自己的角色转换

工作还要继续干,家人的情还要继续欠,不过刘睿的路走的挺踏实,挺温暖,这样修行下去,相信他总会取到属于自己的那本真经。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