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西安公交分局温海峰的“热血青春”

发布时间:2018-01-15 15:47:24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王玮 杨扬  |  责任编辑:雷滢

在西安市公交分局刑侦大队就有这样一位勇挑重担、不畏流血牺牲的民警温海峰。几年来,先后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00余起,打掉各类犯罪团伙1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00余名,成为分局名副其实的办案能手。他负责侦破的“特大制贩假出租汽车团伙案”和“4.26”盗抢骗专案,分别被评为2014、2016年度西安市政法系统十大精品案件。

1999年的暑假,12岁的温海峰痴迷于当时一部经典警匪片。剧中的刑警形象深深激励着这个少年的心。从那时起,温海峰就立下了要成为一名刑警的志愿。2011年,温海峰从公安院校毕业,如愿进入西安市公交分局刑侦大队。他把梦想融入工作,苦心研究技战法。

 

年纪最小的“海哥” 迅速成长

2011年的11月28日对温海峰来说记忆犹新,当他把那个手持匕首的抢劫犯罪嫌疑人按倒在身下时,嫌疑人气喘吁吁地说:“伙计,没想到你这么玩命!”事后,同事问他害怕不,他说:“说不怕,那是假的,这毕竟是我第一次面对持械歹徒啊!”一晃7年过去,现在想起来,温海峰觉得那一刻是他刑侦道路上的第一步。

由于老家在宝鸡,刚工作的温海峰就将刑侦大队八人间的宿舍当成了家,成了分局同事眼中的“钉子户”。可他愿意“钉”在这,因为可以接触更多的案子,有更多的学习机会。无论是谁值班、谁办案,只要叫一声,他就去了!就凭着这股子韧劲,温海峰迅速成长业务骨干,被任命为刑侦大队案侦中队中队长。 

2013年,分局开展了打击“黑出租”的专项行动。温海峰每天晚上在三环以外黑车容易出没的地方守候,连续10天查获了4辆仿冒出租车。查获的这些黑出租制作的手法如出一辙,他立即觉察到案件可能并非这么简单,幕后很有可能藏匿着一个制贩黑出租车的团伙,但却苦于没有线索。一天夜里,他在南三环发现一辆黑出租汽车,当他上前准备拔钥匙时,黑车司机出于害怕,竟然驾车逃窜,硬是拖着他向前窜出几十米远。幸好追上来的同志们将车拦下,但温海峰的胳膊、腿部都被划伤了。当晚,同事们把这名司机带回分局进行审查,司机一个劲地要求见温海峰,给他道歉。温海峰突然感到,这很有可能是个好机会。于是他与这名司机彻夜长谈,并表示不会追究司机驾车拖拽自己的责任。最终司机被温海峰打动,告诉他自己这辆黑车是在二手车市场上一个叫“老崔”的人那里买的。

得到这条宝贵线索的温海峰,一个人背着个小书包就去了三桥车城,他以买车人的身份每天都去打听哪里有卖黑出租的。你别说,还真就让他找到了这个“老崔”!人家看他年纪轻轻,戴着眼镜背个小书包,一副学生模样,就一口回绝“不卖!”。温海峰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弃,几次三番跑去软磨硬破。看他“诚意满满”,“老崔”真的领着他去改装车场看车了……场地里正在改装喷漆的“黑出租”、计价器、LED屏等设备就在眼前。经过60天的苦心经营,以王某为首的特大制贩假出租车团伙终于被打掉。此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收缴用于非法改装克隆出租车的各种设备200余套,捣毁地下伪基站1个,查获黑出租车113辆。此案被中央电视台等各大媒体纷纷报道。该案还被评为2014年度西安市政法系统十大精品案件,专案组被授予集体二等功,温海峰个人也被授予二等功。

办案过程中还有个细节值得说说。在研究这些改装车的LED屏时,温海峰感觉很纳闷,以前接触这类案件都是要随时更新U盘里的广告宣传内容再插上去保证与真出租的内容保持一致,而这个案子在侦破过程中却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线索。那他们是怎么做到屏幕上的宣传内容一致的呢?他拆开顶灯,发现了一个控制卡,原来是一个类似“伪基站”的控制系统,从后台实时更新内容,从根本上“淘汰”了插U盘的“落后”技术。顺藤摸瓜,温海峰最终找到了这个伪基站的主人——某名牌大学的的毕业生。这个小伙子以每辆车每月100到200元的收费,帮“黑出租”更新LED屏的广告语,最终他也因此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因为西安这起伪造“黑出租”的案件是此类案件中全国唯一一起以“非法经营罪”被定罪判刑的案例,安徽某地公安同行闻讯来公交分局找温海峰“取经”。而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温海峰刻苦钻研法律条文的功劳。大队长王稳昌总说:“海哥爱钻研,脑子快,人也勤快,案子交给他我放心。”

 

充满激情 将每个案子办成“精品”

2016年4月26日,经过前期侦查布控、调查取证后,温海峰带领案侦中队成功打掉一个长期盘踞在西安市南郊大型超市、公交站点的盗窃团伙,将该团伙的六名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这伙人驾车扒窃,主要盗窃高档手机,每天作案时间长达四、五个小时。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温海峰察觉到这一团伙背后有固定的销赃渠道。“老王”和“老四”两人负责销赃,这二人收到赃物手机后通过物流发往深圳,对方再打款销赃。这个团伙层级分明,长期从事盗抢手机收赃活动。通过对“老王”、 “老四”这两人的侦查,温海峰发现他们很有可能是广东某地的“家族式”团伙。经过90天的艰苦工作,一个以广东籍男子许某为首的家族式销赃团伙终于浮出水面。该团伙依托亲戚关系,横跨西安、深圳两地,长期盘踞在西安从事被盗抢手机的收赃犯罪活动。7月28日,西安、深圳两地警方协同作战,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在两地共查获涉案手机640部。西安市公安局为此案专门成立了“4•26盗抢骗专案组”,组织各参战单位通力协作,深入开展相关侦查破案工作,并取得了丰硕战果。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110名,打掉抢劫团伙3个、扒窃团伙3个、销赃团伙1个,破获系列案件3个。“4.26专案”也因此被评为2016年度西安市政法委十大精品案件。

“当刑警,要有激情,要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案件侦查破案之中。”说起这个案子,温海峰回忆起自己的几千次反复“简单操作”,因为当时广东某县的方言根本无法听懂,他干脆把该县在西安的1000多人的信息都找出来挨个查,从这1000多人里又筛选出40多个可疑的……就这么一个劲的“折腾”,把单位的电脑都给整瘫痪了。

 

再硬的骨头也要啃 一个人的守候纪录

在温海峰的手机里有一张自拍照,本来较为清瘦的脸居然肿的认不出来,头发蓬乱地竖着,感觉就是个另类“杀马特”。这张照片是他在火车站一个小旅馆蹲了一个多月以后的“造型”。   

2015年底临近春节,当时西安市公安局在全市开展了“五站五景区五商圈”的专项整治行动。有两个长期在西安市火车站周围,特别是在公交车站扒窃旅客财物的犯罪团伙,成为公交分局的重点打击目标。这伙人每天凌晨五点在火车到站高峰下手,中午时候再来一次。他们分工明确,有专门望风的,还有个号称全市“手艺”最好的贼,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从他下手到拿到手机仅仅只需要三秒钟!要抓现行必须速度超快,而且前期要长期的观察和取证。温海峰在汽车站对面选了个小旅馆,一头就扎了进去。

他说这次守候有三个“最长”的记录,一是时间最长,他一个人在这小旅馆里整整呆了一个月;二是拍摄时间最长,他拍下的视频长达200个小时,其中一个团伙五个人,他将四个人都拍进了镜头,他们“各司其职”看得清清楚楚,根本不容狡辩;三是头发最长,一个月里,他每天凌晨四点出去买饭上楼,在床头柜上垫了两床被子,就那样“骑”在上面。一天光喝水,脸也浮肿了,头发长得像个流浪汉,才有了刚才所说的“杀马特”造型。

证据扎实以后,两个盗窃团伙被成功打掉。但是麻烦也来了,如何寻找受害人?就像那个“三秒”得手的视频中,受害人是一对母女,根本没有发现就离开了。温海峰通过她俩箱子上的白条判断她们是从机场大巴下来的,又回到大巴追寻视频回到咸阳机场,原来这母女俩是韩国人,乘坐大韩航空的飞机刚来到西安。他又辗转通过韩国领事馆,在钟楼附近的一个涉外酒店找到了她们。当时这母女俩都有些“不可思议”,她们说在韩国手机都是买保险的,丢了就是保险赔,从没想到警察能帮着找回来!

“这周能回家吗?”“有空吗,晚上聚一下吧!”这样的电话温海峰从来都是回绝。久而久之,他成了家人眼中大忙人、朋友眼中的工作狂。春节欢聚,他在去外地追逃的路上;中秋团圆,他在火车站彻夜蹲守。在办理陈某非法经营案的时候,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奶奶因病去世,他连夜赶回宝鸡老家给老人磕了个头后,又匆匆赶回了单位;父母在西安住院他也抽不出时间去看望,只留下满心愧疚;就连婚期也是一拖再拖,只因为案件还未侦办完毕。

作为一个刑警,温海峰记得一位大队长说过的话:“刑警,一是要有刑侦意识,二是要有刑侦精神。”温海峰的理解是,刑侦意识就是要不被眼前的东西迷惑,随时保持怀疑态度,敢猜敢想,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刑侦精神就是要有恒心、有耐心、要坚持、要忍耐。“公交分局业务单一,大部分都是扒窃一类的案件,并不是常有机会碰到大案。我对任何一个线索都必须尽力抓住,经营好,因为做刑警就是要破案子。”温海峰铿锵的声音永远都是那样坚定。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