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蹄疾步稳 奋力争先——黔南法院推进司改纪实

发布时间: 2017-09-06 14:31:0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陈山

近年来,贵州省黔南州法院按照中央的部署和省委、州委以及上级法院的要求,坚定推改革、奋力创示范,确保司法改革各项政策不折不扣落实。完成了精准、严格、彻底、动态的员额制改革,形成了新型审判团队、审判权运行新机制、强化监督制约等责任制,落实了职级保障、薪酬、执业保障。

院长办案 践行法官实干与担当

2016年8月31日,罗甸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王某某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罗甸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何腾荣,亲自担任审判长开庭审理该案,并邀请了20余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旁听庭审。此次庭审案情错综复杂,备受外界关注。庭前,何腾荣院长认真阅读了全部案件材料,与合议庭成员共同研判案情、确定庭审重点,制订详细的庭审提纲,为庭审做了充足准备。

庭审中,何腾荣院长作为审判长,从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法庭辩论到被告人最后陈述等环环相扣,有序推进。合议庭休庭十分钟后,恢复庭审进行当庭宣判,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王某某当庭表示,服从法庭判决,认罪伏法。

“院长坐堂办案,让我们感受到了法院的运行模式更加符合司法规律,让我们感受到了司法改革的力度,感受到了法院人’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的决心”一位参加旁听的人大代表王丕师如是说。

自司法改革以来,黔南州两级法院积极推进审判权运行机制和审判组织结构改革,打破庭室架构,重组审判团队,优化司法权能配置,完成员额法官遴选,组建“员额法官+法官助理+辅助人员”的办案单元,院领导、中层干部回归审判一线办案,同过以上率下落实司法责任制,带头开庭审理一些重大复杂案件。

黔南中院民商事审判团队年轻的员额法官王天才说:“进入员额以后,我感觉职业荣誉感增强了,同时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在审理每一个案件的时候我都更为严谨和细致,更加注重专业知识更新,我将不断加强自身学习,办好每一个案件。”

今年1-7月份,黔南州两级法院入额院领导、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共办理各类案件3256件,审结案件2279件;全州法院员额法官人均办案数73.51件,去年同期办案32.8件,比去年办案数翻了1.24倍;案件平均审理天数50.11天,同比减少了7.29天;当庭裁判率为37.1%,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4个百分点;发改率、再审审查率显著下降,分别为2.34%、1.49%,信访投诉率为0。

巡回审判 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以司法为民为宗旨,立足审判职能,深化司法改革,加强巡回审判工作,以“车载法庭”、“背包法庭”、“院坝法庭”和“假日法庭”等多种形式,深入社区、村组、田间地头及当事人家门口,就地立案、就地审理、就地调解、就地宣判,有效解决群众“难跑难诉”,打通司法服务“最后一公里”。

2016年7月,都匀市法院第三人民法庭利用“科技巡回法庭车”开到都匀市毛尖镇江边村二组的场坝里,现场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变更抚养权纠纷一案。村里20余名群众纷纷赶来“围观”, 把审判现场围得严严实实。“本案是农村常见的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案件,具有典型意义,我们决定到村里进行巡回审理,希望能够起到审理一个教育一片的效果。”审理该案的张元正法官说。

现年45岁的村民杨某旁听了案件审理全过程。庭审结束后,他感慨地说:“我们这里进一趟城,不知道要爬多少座山,拐多少道弯,遇到纠纷也不知道怎么办,今天,我亲眼看到人民法院把案子放到我们村里来办,方便了打官司的人,更让我们受到一次深刻的法制教育,真管用!”

家住三都县普安镇普屯村84岁的王老太,膝下有三个子女,但都不愿意赡养她,一气之下,王老太将三子女告上法庭。今年4月26日,三都县法院家事审判法庭法官考虑到王老太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以巡回审判的方式来到普屯村村委会开庭审理此案。家事法官“背对背”劝解,亲情感化,释法明理,经过两个多小时努力,对老人的赡养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三个被告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老人跟随两儿子共同生活,女儿每月给付300元生活费。王老太的赡养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一家人和好如初。

近年来,黔南州法院不断建立和完善巡回审判机制,共设立巡回审判点67处,为群众尤其是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群众提供了优质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2017年,我们将围绕创建民族地区创新发展示范法院的目标,结合黔南少数民族地区特点,发扬改革创新精神,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积极开展巡回审判工作,让司法服务更加贴心、赢得民心。 ”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亮海表示。

司法确认 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

2017年7月5日,平塘县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第一人民法庭司法确认服务分中心法官联合塘边镇司法所工作人员在塘边镇人民政府开展一起涉及11人的劳资纠纷多元化解工作。

此矛盾纠纷因塘边镇某工地建筑企业拖欠农民工薪资引发,案件诉讼到法院后,通过了解案情,诉讼接待法官认为双方争议不大,调解基础好,经过法官引导,双方均同意采用司法确认的方式解决。在当天的司法确认工作中,双方当事人对调解协议无异议后,现场签字确认、现场签领补偿款、现场写好领条、现场签认,整个确认过程忙而不乱、规范有序,11位农民工通过现场领取到劳动报酬共计37403.5元,高高兴兴地离开了现场。

农民工李某在司法确认现场领到工资时,笑呵呵地说:“多亏了法官跟我们及时解决了这个事,我们再也不用跑来跑去耽搁时间了。”

采访中了解到,2010年贵定法院已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了司法确认工作机制。2011年1月24日,贵定县法院对赵某与罗某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全国首份司法确认文书(2011)贵确认字第1号送达生效。司法改革以来,通过不断探索创新,逐步形成了两个中心、三类人员、五种机制的司法确认“235”工作模式,实现非诉调解与司法确认的有效衔接。

2015年1月,福泉市法院被最高法院确定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示范法院”,通过不断改革实践,积极探索出了‘不收费、可执行、抗反悔、促效率’的司法确认模式,取得了明显成效,获得中央和省委的高度肯定,被中央综治委作为社会治理体系新样本全面推广。

下一步,黔南法院将认真认真总结司法确认工作的经验和成效,不断完善多元化纠纷调解机制,做到组织保障到位、流程规范到位、联动协作到位和宣传引导到位,通过司法确认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

繁简分流 覆盖案件办理全过程

为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司法服务,是黔南法院在探索繁简分流过程中秉承的根本理念。节约司法成本,提高司法效率,始终贯穿案件办理的全过程。近年来,黔南州法院不断探索诉前分流,完善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诉调对接机制,部分县(市)法院建立“一站式”纠纷解决快速通道,将一部分易于调解、争议不大的案件分流到其他调解组织,节约了司法成本,提高了办事效率。在案件审理时坚持“繁案细审、简案快审”。同时,根据上级法院部署,在执行过程中探索繁简分流模式,提高执行效率。

2017年7月,因长期拖欠货款,瓮安县某建材公司老板肖某将王某告上法庭。考虑到近年瓮安法院案件较多,肖某一度担心,可能要好几个月才能结案。

出乎他意料的是,受理案件的第9天,瓮安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开庭不到40分钟,就当庭宣判了。

“其实到法院打官司,我也是想了很久的,说实话,我这个案子,虽然简单,但是要走程序这些,估计也要很长时间长办下来,但是没有想到,我来立案没有多久就有法官帮我落实了,实在想不到,真的谢谢他们”在瓮安法院接待服务中心门口,拿到欠款的肖某激动地对记者说道。

这种“想不到”在黔南州法院已成为了常态。在司法改革进程中,黔南州法院立足群众多元司法需求,以服务群众为目标,打出了司法为民的一套组合拳,繁简分流就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

互联网+ 提高司法公正和效率

司法改革与“互联网+”相结合,积极建设以大数据分析为核心的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推动智慧型诉讼服务,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和移动应用等高新技术,深入推进裁判文书、审判态势分析和司法卷宗电子化“三大数据库”建设,全面启动“互联网+审判”,打造“智慧法院”,极大提升司法公正和效率。

2017年7月19日,涂某向市法院官方微信订阅号发送了租赁合同、授权委托书、律师事务所函件、证人证言、民事起诉状等材料,后台管理人员发现后,及时转给办案法官审核,并于当日下午立案成功,这是市法院受理的首例微信立案案件。当事人涂某在微信中留言,“法官已经跟我联系了,第一次通过微信立案,想不到这么方便快捷,感谢都匀市人民法院的法官!” 通过逐步探索利用MSN、QQ、微信等人民群众熟知的社交软件,让当事人足不出户就能参加诉讼活动。

在案件审判中,通过RSC数字法庭管理平台和法院专网或互联网进行远程庭讯、远程查询、点播庭审资料,打破了传统庭审模式,解决了时间和空间对庭审工作带来的限制,大大提高了庭审效率。2017年8月16日,因案件被告吴某目前在广东打工,无法到庭参加诉讼,经征求双方意见,荔波县法院使用数字科技法庭通过QQ视频远程审结了一起变更抚养权纠纷案件。

为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全州法院建成并投入使用13个执行指挥中心,实现省、州、县三级互联互通以及执行单兵实时联通上传数据,在执行指挥中心对本辖区执行工作实行统一管理、统一指挥和统一协调,形成执行合力。2017年4月24日,通过两级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开展“雷霆一号”执行行动。活动当天,共拘留42人,其中现场履行18件,履行金额54.13万元,查封房屋43套,车辆3辆,冻结被执行人账户3个,扣划被执行人账户2361.56万元。

在电子档案管理方面,通过《泰坦网络档案管理软件》全面实现各类档案资料的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管理,档案资料的高度共享。案件卷宗实现动态信息流转,根据权限可随时查阅所需要的信息;通过智能搜索为法官和律师快速、准确地查找到所需的案件电子材料;电子卷宗实现随案生成,为“大数据”分析和案件信息的深度利用、开发奠定坚实基础。(王果)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