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记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民六庭庭长刘恰

发布时间: 2017-08-02 10:25: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陈山

“时光如水,华发渐生,一切的纷争,所有的当事人都将会成为过住,但是公正,唯有公正仍是永恒的追求。”转眼间,刘恰到桥西法院工作已经21年了,她一直坚守在民事审判一线,现任民六庭庭长。在简单平凡的岗位上,她处理了各种案由的无数纷争,为了更妥善的处理这些纠纷,她在法律的框架内灵活办案,针对具体案情对症下药,以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为最终目标。随着法院受理案件数量激增,她努力适应新形势的要求,提高办案效率,2016全年结案640件,居全院第二位。她连续数年被评为院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将调解进行到底

从独立承办案件起,疑难复杂案件就如影随形,这些案件或法律关系复杂,或当事人矛盾激化。在受理案件后她首先争取调解解决,对确无调解可能的案件,注意做好和当事人的沟通工作,总是以最大的耐心做好审理中和判决后的释明工作。她通过倾听,使当事人感觉到法院对其观点的重视;通过解释,使当事人理解法院判决的依据,逐步稳定败诉方当事人的情绪。不论当事人矛盾多尖锐,审理时她不放弃任何一个调解的机会,不断总结调解的方法和技巧,曾经连续两年发还重审案件的调解撤诉率达到了50%以上。

2016年7至9月,她陆续承办了400余件某商贸城业主诉某物业服务公司委托经营合同纠纷系列案。该案合同到期后,被告称原来赢利的商贸城市场其他区域因诉讼终止经营,造成补贴该商贸城运营资金不足,大幅降低了给业主的固定收益。约三分之一的业主将商贸城诉至桥西法院,要求解除委托经营合同,由被告按原有的收益标准支付固定收益。

接到案件后的第一时间,她便去现场勘查情况,向原被告释明相关法律问题,指出虽然原被告均要求解除解除合同,但和则双赢,争则两败。她多次利用庭前证据交换时机组织大部分原告、业主代表及物业公司经理到庭,商谈和解事宜,为双方搭建沟通协调平台。但原告表示不同意被告继续经营,并联系了其他的物业公司准备接手市场。在一审判决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委托经营合同后,为使市场能够稳定经营,她在送达判决书时再次向双方当事人释明,继续合作仍是目前解决纠纷最稳妥的方式,也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希望双方再次慎重考虑。双方当事人感受到法院为双方解决纠纷的诚意,在当事人上诉后的第三天,商贸城业主委员会与被告按照法院提出的调解方案签署了意向性协议。至此,这起群体性诉讼以双方继续合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解决问题是硬道理

追求案结事了是每个法官办案的追求目标。对于刘恰来讲,办案不仅是定纷止争,而是彻底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不是出一纸判决就结束了,如果以后不能执行或者有任何瑕疵,会影响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当事人的权利仍旧没有真正实现。“从你手里出来的判决要能够要经得起时间、社会和历史的考验。”刘恰说。

她曾受理某村民委员会起诉王某等四被告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案。四案被告均是租赁原告的土地从事养殖等经营活动,合同到期后被告一直继续租赁使用土地。后因该土地涉及区重点拆迁改造工程,原告遂要求被告清除土地上的建筑物,恢复租用时的地貌,但因被告中有两个养殖户,一户养了大概一万只种鸡,另外一户养了近千只鸵鸟,在拆迁补偿时要求除建筑物给予补偿外,同时要求对活物因搬迁造成的死亡减产给予三十万元至六十万元的补偿。因双方就拆迁补偿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被告拒绝搬迁,原告遂将四被告诉至法院。

针对案情,刘恰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该案如果判决后进入执行阶段,一万只鸡,近千只鸵鸟,如果被告不能建好新畜舍等养殖设施,法院执行难度相当大,且强行搬迁不可避免会给养殖户造成损失,产生新的矛盾。

怎样让这一万只鸡和近千只鸵鸟在原被告心平气和的情况下顺利搬迁?刘恰做了大量的工作,查阅卷宗了解案情,实地查看拆迁现场,深入该村了解搬迁政策。做到“心中有数”后,刘恰在开庭审理前后,一次又一次给双方做调解工作,面对面讲理,背靠背讲法,尤其是使四被告充分认识到村里对拆迁补偿政策是比较合理的,并且建议原告提前给付被告一部分补偿款,这样被告可以进行新的畜舍建设,一万只鸡和近千只鸵鸟也可以顺利搬迁。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在刘恰的主持下,被告分别与原告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场地建好后,一万只鸡和近千只鸵鸟顺利搬迁“新家”。

审判之外的柔骨情

刘恰在办案中不仅依法,她还讲情、讲理,将保障当事人生存权利贯穿到审理全过程。“我真是遇到好人了。谢谢法院、谢谢医院、谢谢饭店。”毫无自理能力而意识清楚的白某看到了找到“归宿”的希望。白某在石家庄某饭店打零工,一天半夜突然身体不适,工友把他送到了附近的某医院,入院后被诊断为脑出血,该饭店为其垫付了住院押金4万余元。住院期间白某又突发脑梗,经治疗,病情已经稳定。然而,白某独自一人在石打工,住院的两年多只有一个哥哥偶尔过来看看他,拖欠的医疗费也无人交付,医院无奈将饭店告上了法庭,要求饭店支付拖欠的医疗费,并为白某办理出院手续。

为了更详细的掌握案情,刘恰到医院和白某进行了交谈,了解到医院目前一直对他细心照料,而饭店也一直在为他送饭,白某对医院和饭店均表示感激,也希望出院。可他独自靠洗碗维持生计,目前一侧肢体无力无法下床,生活已无法自理,出院后如何维持生活是个大问题。从案情来看,医院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一直派医护人员看护白某,饭店也没有因为遇到麻烦一味推托,双方都尽到了一定的社会责任,从长久来看,该案如果得不到妥善的解决,双方最初的善意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负担。考虑到白某今后长期生活安置问题,同时兼顾医院饭店的利益,刘恰来到白某户籍所在地,了解到他与妻子已离婚二十多年,一儿一女随其前妻去了外地,现户口已注销,无法找到他的法定赡养义务人。她又来到白某老家,了解到他已外出多年,家中老宅已坍塌,没有其他财产。刘恰没有泄气,又到当地民政部门及残联,咨询了相关情况。此后,由主管院长出面与当地民政部门协调,确定了由医院和饭店帮助白某办理出院及救助相关手续的和解协议。最终,白某委托饭店和医院为其办理手续,饭店指派专人负责此事,并支付3000元医疗费,接送白某的救护车辆由医院负责提供,其余的5万余元医疗费医院免收,该案圆满得到了解决。 (彦辉)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