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北京西站“黄牛”绕开实名制倒车票 称保证不会查到

发布时间: 2017-07-15 08:25:47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卢通  |  责任编辑: 钮东昊

  7月7日,北京西站,黄牛和乘客交易火车票。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要票吗?要票吗?”

骄阳下,北京西站,“黄牛”或守在售票厅门口,或在广场逡巡,寻觅着人群中面色焦急的乘客。

“今天的票全没了,你找我买,收你200元不算贵!”见有人停步,票贩子招徕乘客购票。

暑运开始,车站“黄牛”再次猖獗。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尽管车票实名制已推行多年,票贩子依然能冒用他人身份证购票让乘客顺利上车,从中赚取高额利润。

  进站通过12306客户端,记者购买北京西到大灰厂的车票,检票进站

暗访1

用他人信息买区间票上车

“一个女的拿来成摞身份证和车票放在台阶上,男的各抽了一张证和票给我,吩咐我进站找他。”陈女士说。

5月27日,她与丈夫准备从北京西站乘坐高铁,回老家太原。检票进站时发现票买错,去售票厅排队购票,得知当天的票已售罄。

出门时,一位青年男子迎上来问:“大姐,要票吗?”并表示,去太原的票没问题。她跟随对方来到南广场一处角落,拿到一张票:到达站是北京附近某地,票价十几元,姓名信息是一名陌生女性,与票贩子给的身份证一致。

随后,她拿着他人的车票和证件进站。在站内等候的票贩子将票证收回后,又给她一张北京西到高碑店的车票,嘱咐她上车后补票,并收取200元“手续费”。

拿着他人身份证和车票能进站?7日14时许,记者来到北京西站,以买不到票为由,联系了售票给陈女士的票贩子。对方表示,到北方各大省会的车票已全线紧张,但他完全可以搞定。

随后,记者在西站南广场出租车调度站见到这名票贩子。“今天到太原的票都没了,要不咋收你200元呢?”有乘客说明到太原后,对方称。

他将乘客带至调度站旁,与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交谈几句,就催促乘客通过12306客户端,购买一张北京西到大灰厂的车票。

信息显示,当天17时45分北京西到大灰厂有票,车次6437,票价2元。

购买成功后,肥胖男子从口袋掏出一摞车票,抽出一张来。这张票为当天15时29分北京西开往涿州东的D2005次列车,票价18.5元,票面信息显示为一名魏姓女子。

二人催促乘客进站,并交代使用方法:用6437次车票进站,再用D2005次车票上车,随后补票到太原。

当乘客担心上车后检票,青年男子一口保证:“你放心,每天十几万人上车,保证不会查到!”随后,他收取200元“手续费”。

上车票贩子提供北京西开往涿州东的D2005次列车,票面信息显示为一名魏姓女子。

暗访2

上车未验身份证即可补票

持6437次车票顺利检票进站,15时10分许,乘客使用D2005次车票上车。

D2005次列车由北京西站出发,途经太原南站,终点站为临汾西。上车后,多名乘客来到14号车厢补票。

补票人员排起长队,乘客基本都是将车票和身份证一起交给列车长,对方查看后再用打票机补票。记者暗访发现,有乘客补票时,列车长并未索要身份证。随后,有乘客缴纳137.5元,成功补到一张到太原南站的站票。

在D2005次列车上,记者随机走访,找到3名通过“黄牛”购票上车的乘客。

刘女士与丈夫从临汾乘火车来北京看病,7日上午看完病后,准备购票返回,却发现当天返程车票已售空,就找“黄牛”购票。

刘女士丈夫说,票贩子先将其带到车站附近一处火车票代售点,而后拿着两人身份证进入一个房间,十多分钟后就将两张北京西到涿州东的车票交给他,每张票需交100元手续费。

而冯先生的购票过程更为简单,他表示通过站内托运行李的工作人员购票,手续费50元一张。他本来到侯马西站下车,但没赶上车才被迫寻找黄牛,“在站内遇到黄牛概率很大,票贩子会主动上前搭讪。”

追访

冒用身份证违法或面临十日以下拘留

针对车站票贩子现象,12306客服人员表示,一般情况下,乘客进站时都会核验票证是否一致,使用他人身份证购票上车并补票的情况“不太可能出现”。

《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六十五条规定,对车票所记载身份信息与所持身份证件或者真实身份不符的持票人,铁路运输企业有权拒绝其进站乘车。

此外,补票时车上工作人员同样会核验乘客票证,如发现票证不一致,列车长有权令乘客额外缴纳所持车票一半票款的罚款,并进行补票,如拒绝补票者可责令下车。

《身份证法》第十七条规定,冒用他人身份证或使用骗领的身份证,购买、出售、使用伪造、变造身份证的,由公安机关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或处十日以下拘留,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伪造或倒卖伪造的车票、船票、邮票或其他有价票证,数额较大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票证价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票证价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针对乘客使用他人身份信息上车补票的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会向上级部门反映,建议加强管理。

补票列车人员并未查验身份证,有乘客缴纳137.5元,成功补到到太原南站的站票。

说法

从“黄牛”处购票风险多 权益无法保障

记者检索发现,冒用身份信息乘车的不在少数。据媒体报道,5月15日,被福建当地法院定性为失信人员的“老赖”,冒用他人身份证购买火车票,进站试图蒙混过关,被行拘5日。5月17日,身份证丢失未补办的罗某,用捡到的张某身份证购买车票准备乘车,被警方查获后行拘5日。

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春运,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就开始试行火车票实名制。2012年元旦起,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

同济大学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专家孙章教授认为,实名制的重要作用就是打击“黄牛”,保护乘客购票权益。就记者探访中发现的北京西站“黄牛”现象,不仅侵犯广大乘客的利益,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实名制”在具体执行中的漏洞。

孙章表示,实名制增加了黄牛大面积购票的成本,对保护乘客购票权益、保证列车安全起到重要作用。部分票贩子绕开实名制规定,冒用他人证件购票本身违反相关法律,侵占其他乘客购票机会,而如果不法分子以此上车,对列车安全稳定也有威胁。

此外,乘客通过黄牛购买的车票使用他人信息,不仅需要交纳高额手续费,且交易过程得不到保障,一旦交易发生纠纷或旅途中发生意外,权益将无法得到保障。(记者卢通 摄影 彭子洋)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