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中央环保督察陕西一个月问责938人

发布时间: 2017-04-12 08:53:29  |  来源: 法制日报  |  作者: 郄建荣  |  责任编辑: 毛明斌

制图/高岳

中央环保督察在陕西省工作一个月,致陕西省938人因环境问题被问责。今天在西安市,当着陕西省省委书记娄勤俭以及省长胡和平的面,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组长李家祥公开通报了在陕西督查期间发现的问题。其中包括个别性质恶劣的典型案例。

据李家祥介绍,西安市长安区、阎良区相关人员人为干预国家空气质量监测子站正常运行。他指出,这些人员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实施造假,造成恶劣影响。同时,陕西省发改部门因减煤工作不实,工信部门因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不力,陕西省水利厅因违规批复,被李家祥公开点名批评。

据李家祥介绍,截至2017年2月底,督察组交办的1309件环境举报问题均已办结,关停取缔222家、立案处罚363件、拘留26人、约谈492人、问责938人。

西咸新区每天近4万吨废水直排

2014年开始建设的陕西西咸新区本应是陕西省着力打造的一个具有全新理念的新区。但是,实际建设结果却并非完全如此。据李家祥介绍,中央环保督察发现,西咸新区在建设过程中存在重开发、轻保护的问题。

“全区环境保护责任落实不到位,基础治污设施建设滞后,环境监管缺失。”李家祥说,西咸新区每天近4万吨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渗坑或河流;沣东新城三桥和王寺街等城乡接合部大量冶金、塑料、建材等小企业污染严重;延长石油子午轮胎厂、陕西万泉咸阳环保电力等企业环境问题长期未得到有效处理,群众反映强烈。同时,西咸新区近两年大气PM10和PM2.5平均浓度高居全省首位。

西咸新区的问题与一些领导干部的环境意识不无关系。据李家祥介绍,督察谈话中,“一些地方领导仍然认为经济发展是硬任务、环境保护是软指标,因而在工作中一手硬、一手软,环境保护工作显得比较被动。”

由于历史原因,关中地区重化产业比重较大,大气污染问题突出。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关中地区近年来仍在大量新建扩建高污染项目。李家祥透露,2015年火电装机规模、煤化工产能、水泥熟料产能分别较2013年增加约13.0%、17.7%和8.4%。他指出,这些新项目不仅进一步加剧区域大气污染,也为今后产业结构调整带来沉重负担。

李家祥点名说,陕西省发改部门减煤工作不实,全省2014年1000万吨减煤任务,仅完成295万吨,2015年300万吨减煤任务仅完成11万吨。他表示,现场督察发现,咸阳市发展改革部门认定渭河发电、大唐渭河热电、陕西华电瑶池等3家企业2014年减煤25.67万吨,但实际增加燃煤18.73万吨。

李家祥指出,工信部门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不力,陕西汉中钢铁集团公司4台90平方米以下烧结机长期违规运行,无脱硫设施,超标排放严重;宝鸡秦安锻造等7家企业仍然存在化铁炼钢、中频炉和轧机等不符合产业政策的落后装备,长期未按要求淘汰到位,环境污染严重。

西安有人为干扰空气站运行情况

“关中地区大气环境质量形势严峻,西安已成为全国污染严重的省会城市之一,咸阳市、渭南市2016年大气PM10和PM2.5平均浓度均比2015年大幅上升。”李家祥指出,关中区域仍在大量新建扩建高污染项目。

据他介绍,2014年以来,关中地区违规新建多个火电化工及燃煤供热锅炉项目,违规新上80多台10蒸吨以下燃煤小锅炉;龙门钢铁公司还擅自建成1座1800立方米高炉及附属设备,新增炼铁产能约150万吨。

除了大气方面存在问题外,西安市水环境也不容乐观。李家祥指出,西安市因部分区域污水管网建设不到位,多个污水处理厂采取“河道纳污、抽取河水”方式收集处理污水,“2015年以来,渭河西安段天江人渡、耿镇桥两个断面水质仍为劣Ⅴ类。江村沟垃圾填埋场1994年建成后,一直向唐家寨水库直排垃圾渗滤液。”李家祥说,尤其是2015年11月以来,因垃圾渗滤液厂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每天约1800吨垃圾渗滤液未经处理直排水库,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和风险隐患,群众反映强烈。

李家祥还在反馈意见时披露了个别性质恶劣的典型案例。他说,西安市长安区、阎良区相关人员环保底线意识不强,人为干扰国家空气质量监测子站正常运行,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实施造假,造成恶劣影响。

同时,渭南市出台土政策,严重阻碍环境执法工作。据李家祥介绍,2015年11月还印发《关于加快县域工业园区发展的意见》,要求除税务和安全生产外,其他部门不得对工业园区内企业进行检查,严重阻碍环境执法工作。

李家祥表示,咸阳市永寿县、旬邑县、乾县、三原县污水处理厂,以及纺织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2016年长期超标排放。

秦岭生态破坏超过3500多公顷

李家祥说,通过督察发现,重点生态区域环境破坏较为严重。他在反馈意见时谈到了秦岭的生态破坏问题。

“根据2016年卫星遥感监测数据分析情况,区域270多处矿山开采点中,60%以上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生态破坏面积达到3500多公顷。”李家祥说,目前秦岭地区违法违规采矿采石行为虽然依法强制停止,但资源整合、有序退出、生态恢复等任务仍然艰巨。

他指出,蓝田县东山麻岩矿、大岔沟花岗岩矿和户县栗峪石料矿均位于秦岭限制开发区,在未取得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准入手续的情况下,两县国土资源局于2014年前后仍违规向三家企业颁发采矿许可证。

“渭北‘旱腰带’区域生态环境脆弱,但该区域近年来采石面积不断扩大。”李家祥说,泾阳县政府及有关部门违规向采石企业供应建设用电及炸药,泾阳县四星友谊、汇通等14家采石企业在未取得采矿证的情况下,持续违法建设和生产。淳化县整治工作不力,圆通、薄达等7家采石企业在整治期间违法开采。

李家祥指出,大量违法违规采石导致部分区域生态破坏严重,造成大片山体自然植被遭到破坏。

据李家祥介绍,陕西省全省还有14家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存在采矿、采砂、开垦等违法问题。他说,2013年以来,陕西省水利厅违规批复《汉江干流汉中平川段2015-2019年河道采砂规划》,占用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汉江河道15.9公里。韩城市将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近万亩湿地开垦为耕地,并配套建设基础设施,生态破坏严重。

李家祥要求,陕西省依法依规严肃责任追究,对督察中发现的问题,要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严肃问责。同时,陕西省委、省政府应在30个工作日内将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问题整改方案报送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还要及时向社会公开。

本报北京4月11日讯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