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卖菜大叔怕晕倒立牌求叫醒 曾被绑进黑砖窑8年

发布时间: 2017-03-13 17:52:07  |  来源: 云南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杨婷

原标题:卖菜大叔怕晕倒立牌求叫醒 曾被绑进黑砖窑8年

还记得昆明街头那位“怕晕倒”的卖菜男子吗?他叫刘荣辉,1973年生,云南富民人。

2016年5月,刘荣辉因为在卖菜时突然晕倒,第一次被昆明人关注。今年2月,因他的菜摊上支起的一块告示牌,他再次被国内众多媒体关注——告示牌上写着:“因为我身体有病,我晕倒的时候,请过路的好心人叫醒我,我就会恢复正常。”

于是,我们找到了他,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

“要不是那年被整去黑砖窑……”

初春的昆明,早晚温差大。刘荣辉穿着一件蓝黑相间的棉衣,一条灰色棉质运动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老布鞋,像是许久没清洗了。他前额头发稀疏且凌乱,白发已生,看上去有些苍老。

下午3点,他拖着装着菜的板车,“哗啦哗啦”地出现在了威远街菜市场入口处。他将驮着两筐白菜的板车挨着人行道台阶安置好,抬出电子秤,随即坐在水泥台阶上,等待买主。

刘荣辉12岁就没了父母,成了孤儿。为了养活自己,他开始外出打工,做小买卖。16岁时,他开始做异地倒卖水果的生意,挣了点小钱。不久,他买了车,回家建了一栋两层半的房子,还娶了媳妇,“我是我们村子里第一个盖上砖瓦房的人。”

“17岁,我就把大车驾驶证整了回来,自己买了车。18岁的时候我就把房子盖起来了。说句害羞点的话,我在全村算是数一数二的人,说媳妇好说得很!”刘荣辉把这个“很”字压得很重,他抽着烟,眼神里满是骄傲。“要不是那年被整去黑砖窑,不然么,说做生意、算账这些,我算是个相当厉害的人。”

刘荣辉已经记不清他是哪一年进的黑砖窑,只记得他是被人“绑”去的,在里面有大概8年。

“才进去时,里面大概有20多个人,后来,最多时有200多人。夜里3点监工就会把我们叫醒,然后一直干活干到天黑,才得休息。有时候动作慢点就会被打。”刘荣辉坦言,在黑砖窑里,他从来没有吃饱过。“里面的菜都没有油水,吃得最多的就是白菜。”

进砖窑没多久,刘荣辉决定出逃,但被监工发现。他被抓回来,挨了打。到现在,他的小腿上还有疤痕。“我现在经常会晕倒,脑袋里有积血,就是当时被监工用砖头砸出来的,那次是被打得最严重的一次。”

出逃的念头一直在刘荣辉心里打转。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出逃机会。“那天晚上大家都在睡觉,我听门外的监工已经没有动静,就悄悄将屋顶的石棉瓦一点点掀开,慢慢地钻了出去。”

刘荣辉的出逃没有被发现。他第一时间报了警,民警将还被困在黑砖窑里的200多人全部解救了出来。

“从昆明走时天还是黑的

到家时天都亮了”

刘荣辉重获自由后,妻子早已离家而去,仅剩那栋两层半的砖瓦房。头部和腿部的伤,由于没能得到及时治疗,落下了后遗症。有时走在路上,会毫无征兆地突然晕倒。

刘荣辉说,因为身体状况差,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对他来说很不容易。雇主们要么嫌他干不好、要么嫌他动作慢,往往只要一发现他会经常性地晕倒,就告诉他“不要再来了”。“他们也是担心万一我醒不过来了,会担上责任。也怪不得他们。”

为了讨生活,他听了一个洗车工的意见,以20元本钱起家,当起了菜贩子。

“看身体情况,感觉身体好就连着来,不太好时就一星期来一次。”刘荣辉最怕的是在卖菜时突然晕倒。如果哪天他晕倒,摔了跤,菜就卖不完,有时两筐菜他得卖上三四天。为了把菜卖完,省下钱,他这两三夜都会在路边或是角落里,随便打发一晚。有时夜里冷,又没有随身带毯子,他就把垫在菜筐里的编织袋扯出来,围在身上,“这样还能挡点风。”如果身体无恙,顺利的话,刘荣辉当天就能卖完菜,坐车回家。

除去进菜的成本和来回路费,刘荣辉来昆明贩一趟菜,能赚二三十元。但亏本的时候也不少。

客运站开往富民的最后一班车是晚上8点半。有几次,卖完菜后已经赶不上最后一班车,或是亏了本,刘荣辉不想再花钱坐车,干脆决定走路回家。“我也没有留意走到家到底是几点钟,就只是看着那个天,从昆明走时天还是黑的,到家时,天都亮了。”

“他们对我的好,我都记着的”

3月6日上午,刘荣辉拉着板车,经过正义路与光华街交叉口附近时,突然身体一歪,一头栽倒在地。在周边商店热心店员的帮助下,他很快清醒过来。

“严重时,如果没有人喊我、把我摇醒,就算是打雷我也听不见。”刘荣辉说,有一次他在地里拔菜,结果突然晕倒,等到村里的人发现时,他已经被大雨淋了一个晚上。后来住进县医院,打了两瓶吊针。

他最严重的一次晕倒,是在一年前。“那次我是上午9点多被喊醒,下午1点多才缓过神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倒的。”但他仍然记得帮助他的是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是老师”。刘荣辉醒来后不愿去医院,女孩为他买了水和饭,一直陪在他身边,直到他恢复了精神。“后来她们给了我500元钱,然后两个人搀扶我到医院买了药。”他很感激她们,“那次如果不是她们把我喊醒,估计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刘荣辉掏出了他随身携带的三种药,主要是治疗头晕和活血化瘀的。其中,一瓶2015年4月就已过期的“三七丹参片”,他现在还在吃。

治疗头晕、75元一盒的药,刘荣辉基本上一天需要吃一板(一盒5板,一板12颗),只要一觉得头晕难受,他就会吃两颗。

由于晕倒来得突然,刘荣辉常常因此摔伤。他的两颗门牙就是在摔倒后被磕掉的,这导致他讲话“漏风”,声音有点儿飘。他的右手也曾被摔断、左手摔肿、脸砸出血、撞到肚子导致便血……最近一次,因为晕倒摔跤,他的电子秤摔坏了,充不了电,即将报废。

在威远街菜市场门口摆摊修单车的谢继昆经常帮助刘荣辉。谢继昆看他经常在马路边睡觉,怕他冻坏,就专门找了个旧沙发给他晚上睡觉用。隔三差五,谢继昆还会来照顾下他的生意,买几棵白菜。这天,谢继昆随便选了3棵菜,递去5元钱,不要他找补。

为了省些钱,刘荣辉午饭和晚饭基本都不吃,“早上实在饿了,就拿一块钱买个包子吃吃。”他晕倒的一部分原因也与此有关。有时,在菜市场门口摆摊卖馄饨的老板娘实在看不过去,会给他盛来满满一碗馄饨,“他们对我非常好,我不能白吃人家的,但给钱她又不收。他们对我的好,我都记着的。”

有老人来买菜时,刘荣辉有时会直接送人家两棵菜。有时,则免去几角钱零头。他用的那个电子秤有故障,被风轻微一吹,数字都会走动。他一边不停地按秤上的“归零”键,一边念叨:“又占了人家6分钱。”

“有人把我拍了录下来

在电视上放,我很不高兴”

对于别人的善意,刘荣辉有着自己的原则。“别人拿东西给我,我都不太会要的。我自己有办法做事了,就要自己把自己扛起来,光靠别人,我老了以后也是不行的。”

一些对他不太了解的人,曾建议他去靠乞讨为生,因为“这种情况没必要再出来卖菜了”。也有人质疑他是骗子。刘荣辉一提起这些,情绪就激动起来:“这种事情我不干!我有脚有手,咋个要去要钱?我的病是突发性的,晕倒不晕倒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我从小就是自力更生长大,也不会想着靠别人讨生活。”

刘荣辉之前的经历让他显得有些要强,即使在揭不开锅的情况下,他也从未向谁张过口。村里有人提醒他,让他去村委会申请低保,但刘荣辉拒绝了。“一个月二百块钱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手术能把病治好。“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人帮我垫付了手术费,病好之后我也有能力通过打工把钱还上,但毕竟有风险,不现实。”刘荣辉不敢继续往下想。

他不希望别人对他过度关注,多次说自己不想上电视,“前几次我晕倒摔了跤,有人就把我拍了录下来,还在电视上放,我很不高兴。”他觉得这样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困扰,也不希望别人是因为“看我可怜才来找我买菜”。他只希望能靠卖菜养活自己。

下午6点半,刘荣辉的菜筐里还剩下半筐白菜。这意味着,他又要在昆明街头留宿了。(王娜)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