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网 > 法治中国

如皋法院四位女法官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7-03-07 14:00:5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华威  |  责任编辑: 毛明斌

似古城明媚的阳光,她们在敲起法槌时正义凛然;似山涧柔和的清风,她们在调解案件时春风化雨;似冬日沁香的腊梅,她们在面对挑战时冲寒而开。她们是谁?她们是父母心中引以为荣的“乖巧女儿”,是老公口中三句话不离法律的“工作狂”,是孩子眼中爱“写作业”的“法官妈妈”,更是如皋法院审判一线默默耕耘、勇于奉献、守护正义的“巾帼法官”。

徐洁:做善良与正义的使者

肩挑重担的法官、舐犊情深的慈母、顾家爱家的贤妻和孝顺贴心的女儿,多重角色的叠加在徐洁身上没有顾此失彼的无奈和彷徨,而是从容地演绎出了属于她自己独特的动人风情。她坚信“法律是善良与公正的艺术”,愿做联结善良与公正的使者。2015年10月份,在一起离婚纠纷调解时,孩子的母亲原告将孩子带至法庭后悄悄离开,被告父亲亦不同意抚养,两人将孩子扔在了法庭。她及时联系原告要求其至法庭带走小孩,并对原告的行为进行训诫,原告声称已经出远门。她立即至原告娘家进行走访,却发现大门紧闭。而后她又立即将小孩送至被告家中,被告却将小孩和法官们关在门外不让进门。16岁的孩子绝望了想要离家出走。她将孩子拉到一旁耐心地做孩子的思想工作,让他不要怀疑父母对他的爱,并鼓励孩子要对生活充满信心。孩子听了她的建议,用实际行动感化了他的父亲,最终进了家门。最终,她判决双方离婚,婚生子随被告扶养,并对原告下了罚款决定。原、被告双方服判息诉,并对当庭弃子的行为表示愧悔。

崔小兰:固执地追逐梦想

“法律就是我的兴趣,法官就是我的梦想”,不少同事都对民二庭助理审判员崔小兰这句话耳熟能详。民二庭的案件标的额大、法律关系复杂,刚到民二庭那会儿,她几乎放弃所有的休息时间,拼了命地学理论、查案例、求技巧,仅三个月时间就审结各类商事案件100余件。

她倔强地近乎固执地追逐着属于自己的梦想。2014年,本市某游乐设备公司经营不善,资不抵债,老板外逃,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案件,崔小兰承办多起涉及该公司的案件,游乐设备公司均无人应诉。其中有一起陈某诉该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陈某在该案中提供了该公司出具的借据及转账记录等,崔小兰在审核原告提交的转账记录时发现有一笔游乐设备公司还款的记录,为查明双方的交易往来,崔小兰根据双方的账号去银行查询了双方近三年的往来账目,打出的流水有好几米长,她不厌其烦地逐笔核对,并最终统计出游乐设备还款的数额高出原告出借款项数额近百万,而原告又无无法说明其中缘由,她毅然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陈某认为在被告放弃抗辩的情况下,法院竟然判他败诉,上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过审理,最终维持一审判决。就是这样一个固执的追梦人,承办所有保险类纠纷,形成了一套具有特色的裁判思路,四年办理保险案件322件,无一错案,两件案例入选《中国年度案例》。

李燕杰:爱动脑筋的“小燕子”

提起刑事法官,大家都会勾勒出高大威严的男法官形象,可是李燕杰却用自己的“小脑袋”迸发出“大思维”。

她根据刑事案件的特点,总结出自己的一套办案方法:“繁简分流法”,刑事案件审限短,她庭前即将各类案件进行分类,对于危险驾驶、盗窃、交通肇事等较为简单的案件,往往将同类型的案件安排在一个半天集中开庭,充分运用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化审理机制,简化庭审流程,缩减开庭时间;“提前沟通法”,对于需要缴纳罚金的案件,提前通知被告人,对于需要判处实刑的被告人,提前提请庭务会讨论,与公安机关协调办理好逮捕审批手续,做到简易的被告人认罪案件基本都是当庭宣判,大大提高了审判效率;“附民促调法”,对于涉及到民事赔偿的案件,她都会安排时间调解,力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2015年,在吴某某等五人非法拘禁致死案中,受害人的家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若按法律规定判决,被害方只能获得3万余元的丧葬费,这对于中年丧子悲痛欲绝的受害人父母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她在开庭前即组织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在审理过程中,除了查明事实真相,也当庭向在场的被告人及众多参加旁听的被告人家属宣传法律规定,释明刑事调解并不受物质损失的限制,而且赔偿、谅解,对于刑事量刑是较为重要的从轻情节,当时即有被告人家属表示愿意调解。休庭期间,她通过个别沟通的方式,对于有赔偿意愿的被告人,积极组织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在她的耐心细致的工作下,有两名被告人分别与被害方达成了协议,帮助受害方获得20余万的赔偿款,而对于其他没有达成协议的被告人,民事判决部分通过制作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的方式一并予以判决,且对已赔偿的被告人在量刑上予以体现,原被告双方都较为满意,均未提起上诉。

刘玉蓉:糊涂妈妈、精明法官

她给女儿买的衣服从没合身过,她总是缺席女儿学校的亲子活动日,女儿的生日她都能忙忘记,可是她却在审案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抽丝剥茧查真相。

这是一起个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标的额达90万元。原告的证据很充分:借条,取款凭条、被告清点现金的照片。借贷合意和款项交付的证据都齐全了,可是被告却一直在喊冤,说借条写好后原告没有实际借钱给他,而那张照片是其还原告上一笔钱时被拍的照片。虽然表面上原告的证据很充分,但刘玉蓉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这么大额的钱不直接转账呢,但是从哪里才能找到突破口呢?刘玉蓉顶住压力,反复推敲,最终决定去原告取款的银行找线索。果不其然,这确实是原告自导自演的一起虚假诉讼。原告自己在银行柜台取款90万后,立马又在同一柜台再次将90万存入自己的账户,只为得到一张取款凭条。这90万根本就没有出银行,何来的交给被告一说?在铁的证据面前,原告彻底蔫了。被告对着刘玉蓉千恩万谢,说:要不是刘法官你,我背上这90万的债务就要倾家荡产啦!

如皋法院像这样的女法官还有很多,她们或活泼,或温柔,或大方,或豪爽,但是她们有着共同对法律的信仰和对事业的忠诚。期待着她们在法治的征途中划下属于自己浓墨重彩的印迹!(华威 通讯员 刘名节)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