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齐树洁教授主编《外国ADR制度新发展》

发布时间: 2016-09-09 15:47:04  |  来源: 人民法院报  |  作者: 黄鸣鹤  |  责任编辑: 杨展飞

此前笔者在写与多元化纠纷解决有关的文章时,案头总习惯放着《域外ADR:制度·规则·技能》,这册书是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多元化改革小组编的资料集。近日,笔者案头又多了一册资料汇编,就是厦门大学法学院齐树洁教授主编的《外国ADR制度新发展》,这是齐树洁教授和他的ADR研究团队穷极八年时光完成的一部新著。

齐教授与ADR(即多元纠纷解决机制,英文全称为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结缘已届十七个年头,1999年10月,由欧盟资助,他赴伦敦大学访学,任务是研究“英国民事司法改革及对中国的借鉴意义”。在英国期间,时任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法律系主任的彭文浩教授建议他研究ADR,他说:“中国社会发展很快,再过几年,中国的司法改革就会需要ADR。”当时,由沃尔夫勋爵主持下的英国司法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改革的推动者们认为,司法的根本目标是公正地审理案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保证当事人诉讼地位平等,节省费用;根据案件所涉金额的大小、重要性、复杂程度、双方当事人的经济地位适当安排,确保迅速和公正地审理;根据案件情况适当地分配司法资源等。在彭文浩教授的安排下,齐教授到伦敦经济学院选修了一学期的ADR课程。次年4月,齐教授回到中国,带回大量有关ADR的外文资料,开始了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和理念传播工作。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齐老师带领的他的学术研究团队,持续对ADR的研究,方式包括:学术论文、资料翻译、课题研究、与实务部门的横向合作等。与此同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范愉教授也在研究ADR,两位一南一北的学者,他们的观点相得益彰,在学界有着多元化研究“北范南齐”的美誉。

在之后的多年时间里,齐教授持续研究ADR,并与司法部门合作,推动福建厦门、广东东莞等地的法院、司法局合作,开展ADR的实证研究。2004年12月,他担任厦门市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地方立法项目的总顾问,次年10月26日,厦门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决定》。一直到2015年4月1日《厦门经济特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促进条例》出台前,这份地方立法文件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关于多元化纠纷解决的地方性法规。

正是此机缘,使得ADR重返中国时,厦门无意中成为“登陆地”,厦门大学法学院成为ADR研究的南方重镇。中国大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有缘在厦门落地生根,可谓机缘巧合,多因一果。

齐教授对ADR的另外一个重要贡献在于,除身体力行外,还努力组建ADR研究的学术团队,鼓励自己的研究生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作为学术研究方向,通过推荐、介绍学术访问交流的方式,将学生送到国外大学研修ADR,《外国ADR制度的新发展》的一些作者,就是齐老师推荐到国外大学交流的学生。

《外国ADR制度新发展》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在以齐教授作为召集人的写作团队中,ADR的研究主要由访问学者、域外学者和实务界人士组成。访问学者团队除李叶丹外,还有丁启明(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欧丹(波兰华沙大学访问学者)、陶南颖(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齐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域外学者如韩国成均馆大学法学院的郑圭相教授;实务界人士主要为在职法学博士、硕士生,主要从事公司法务或执业律师,实务经验丰富。文章成稿时,团队成员分居不同半球,分处不同的经纬度,从事不同职业,通过齐老师的统筹安排,以网络互联互通,协同共研域外ADR。当然,统稿者非齐树洁教授莫属,多人协同,编著者与出版社最担心的是风格不一、格式不一,但齐老师一贯严谨细致的学术风格解决了这个问题。

《外国ADR制度新发展》可以说是新近几年域外ADR发展的资料集大全者,一册在手,全球ADR最新动态便可检索立得。书中收集了三十个国家的ADR制度,包罗欧洲、北美等法治成熟国家,也收集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的相关制度。更为可贵的是,以前的资料盲区如泰国、越南、印尼、印度、沙特等国家也赫然在列。阅读之后,发现这些以前并未关注的国家,其ADR发展也有其独特之处,小山之石,犹存玉踪。另有英国诉讼费罚则的详细介绍,希腊、罗马尼亚、匈牙利、爱尔兰等国ADR制度介绍,亦是书中亮点。笔者作为多元化改革理论研究与实践推动者,见猎心喜。

感谢齐教授埋头于法学基础研究的苦干精神,感谢中国大陆ADR制度研究的“南齐”团队的齐心协力,正是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为中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提供了这本好书!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