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治中国> 法治聚焦

国家级贫困县公民参政试验:农民列席县委常委会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3-07-25  内容来源: 光明日报

湖南省新田县,正在进行一场“公民参政”试验。

从2009年开始,国家级贫困县新田县县委数次邀请群众自主报名列席县委常委会议,并根据群众建议拟定政策。2013年6月28日,新田县委把常委会开到“田间地头”,专题研究富硒产业规划(基地建设)发展与扶贫工作。6月29日,新田县甚至邀请188名群众当面“问政”职能部门。

这场“公民参政”试验一度被当地干部群众认为是“作秀”。该县县委书记龚新智说:“我可以理解干部群众的质疑,这样的‘秀’我们要坚持做下去,系统化、常态化、制度化。”

县委会议的“常客”

新田县知市坪乡定家村党支部书记肖祥发,是一位62岁的农民。

近几年来,肖祥发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受邀”到县委大楼3楼会议室跟常委们一起讨论县委重大决策,就像一个“编外”常委。从2009年开始,他已列席了几次县委常委会议,某些个人建议甚至成了县委决策文件。

肖祥发的“受邀出席”源于新田县的一项“创新”:2009年2月,刚刚担任县委书记的龚新智提出“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改革,决定“邀请”本县公民列席县委常委会议。

四年来“开放”的常委会共有6次,列席群众共84人次,肖祥发就是其中一个“积极参与者”。

他向记者回忆他的首次“参会”历程。

“最开始是2009年的一天,当时的组织部长胡先荣打电话给我,要我去县委开会。他说,县委常委会作出一个决定,要帮扶50年以上党龄的困难党员,邀请我做代表,把下面的情况讲给县委常委听,问我行不行。”肖祥发答应了“邀请”,查阅了村里档案,统计出4个党龄在50年以上的老党员,登门了解他们的诉求。

肖祥发没把这次会议太当一回事,他以为,“可能就是需要派个代表,走走形式”。

会议召开当天,肖祥发在村口拦了辆“村村通”公交车,付6块钱车费到县里。同样被“邀请”的还有其他30名代表,大家围坐在3楼会议室,旁边坐着会议记录人。到代表发言环节,却没人发言。“领导看见没人发言,就头一个点了我的名,让我给些建议。”肖祥发回忆。

肖祥发提出的首个建议是,县里决定成立困难党员帮扶基金是好事,但每年400元的补助太少了,可以适当提高一点,并把自己村里一个失明老党员作为例子作了阐述;他的第二个建议是,帮扶基金可以考虑发动党员们自愿捐赠,拓宽基金来源渠道。在肖祥发的“带头示范”作用下,其他代表渐渐开始讨论发言,补贴标准有说200元的,有说500元的。

让肖祥发意外的是,自己的两条建议最终都被采纳了。不久后,正式出台的政策将原本的400元标准提高到600元,并决定发动党员捐赠。那一年村里党员捐赠了1800多元。

“党内一次性捐赠还是不足,下次开会时,我得建议这样的捐赠活动一年一次长久进行才好。”肖祥发说。

议程之外的建议被采纳

这次以后,肖祥发觉得自己的发言确实是“管用”的。但他记错了,他印象中第一次参加的这次县委会议,并不是“常委会”,而是2009年11月6日的县委“听证会”。

龚新智在阐述“听证会”与“列席常委会”的不同定位时解释说,“听证会”是邀请群众代表对县委“已有决策”进行听证,看县委已制定的政策哪些地方好,哪些不好,有什么偏差,“听证的形式只能是‘纠偏’”;而群众列席县委常委会,则是从“源头”上防止决策失误,让群众参与决策。

肖祥发第一次真正列席常委会,是2009年12月31日下午的县委常委“专题研究加强农村党支部书记队伍建设”会议,共有15名村支书列席。

善于建言的肖祥发是这次常委会上的“亮点”。他所在的定家村,全村1700多人,但在外务工的就有1400多人,是个典型的“空心村”。肖祥发说:“我们外出务工的村民,很多人几年都不回老家一次,房屋年久失修,每年都有老房坍塌,万一砸到人怎么办?”他据此在会上提出,应该对“空心村”重新进行规划,拆除无人居住的危房,成片集中建设新房。

这个原属“议程之外”的建议,得到了县委常委会的支持和响应。

2010年,新田县在三井乡谈文溪村试点后,2011年出台县委3号文件明确实施细则,在全县推广“空心村”改造,以定家村为例,目前已拆除老房7000多平方米,新的房屋正在统一建设中。

2011年10月17日,肖祥发再次“受邀”列席常委会,“专题研究农村土地管理、建设规划、环境卫生整治”。

他仍旧根据自己所在的定家村的实际情况来发言,由于缺乏集中的垃圾清理,村里的塑料袋和废纸往往被扔在田间地头,垃圾随意倒,这里一堆那里一堆。“这些有毒垃圾最终渗入土壤,长出来的农作物也会有毒。”他认为,县里应该制定具体方案,政府给一部分钱,村民自己集资一部分来解决卫生问题。

这次发言的反馈是:县里迅速制定农村清洁方案,从2012年开始,每户每月出资5元,县里每户补10元。以定家村为例,聘请3名专门的清扫人员,每人每年3600元,并以每年700元的工资聘请卫生监督员,每天在村里各家门口检查,请来运垃圾的车把垃圾集中处理,每车50元。

“说话管用”的不止肖祥发一人。从2009年到2012年,新田县根据群众意见出台16个文件,修改有关决议33项。其中就包括茂家乡罗犀村村支书谢晓华提出的“大病救助”制度等。

“列席”是怎么来的

新田县为何要花如此大力气推动“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事情得从2009年年初说起。

2009年1月12日,原新田县县长龚新智被任命为新田县委书记。春节刚过,棘手问题出现了。受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一些沿海工厂关停,新田县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回家乡。如何解决这些人的就业,成了头等大事。龚新智任职书记后的第一次县委常委会,邀请十位农民工列席商讨对策,最终出台了帮助返乡农民工就业的县委“1号文件”。关于请农民工列席,龚新智解释:“此前县委常委会都是根据县委研究室、政府研究室及各职能部门提交的调研报告来决策,但这样一是范围窄,二是担心有关部门在写调研报告时,一些尖锐的问题被‘过滤’掉。为听取更真实全面的民意,才做出此决策。”适逢省委领导来考察,看了“1号文件”全文,讲了三句话:“很实在,很好,很管用。”

两年后的2011年7月26日,湖南省委通过《法治湖南建设纲要》,明文规定“党委常委会和全委会可邀请党代表列席,讨论涉及公众利益、需要公民广泛知晓和参与事项的党委常委会议,可以公开举行,邀请党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公民列席旁听”。

上级的评价让新田县振奋,于是有了后来更多次的“邀请”。

今年6月28日,县委常委会又表决通过“问责方案”,明文规定在处理群众反映问题中,“相对简单的问题半个月内解决;比较复杂的问题3个月内解决;重大问题半年内解决;需要创造条件和向上级申报才能解决的问题要拟定工作时间表,并上报工作进度”。处罚措施方面,拖延时间较短的通报批评;拖延时间长的“黄牌警告”,一年内不得提拔重用;推诿不办的引咎辞职或降职、免职。再也没有哪个干部认为这是一次“作秀”。

距离6月29日县里举办188名群众“问政活动”结束还不到一个星期,卫生局已与医院联系落实了群众提出的“90岁以上免费体检”问题,水利局局长出差返回当天即与农办、环保局等单位下乡检查有问题的饮水工程。

群策群力带来了显著的效果。在全省社会管理综治民调综合排名中,新田县由2010年的第98位上升到2012年的第15位;而2012年群众对政法机关执法满意度达93%。(本报记者 龙 军)

责任编辑: 陈山